播客文字版:Vol.1 与二次元对话

2023 / 7 / 17

这是「硬熊说YingXiongFM」播客在2020年8月的音频,录音时长约120分钟,因为录制事故,导致音频无法完整听清嘉宾的对话。转眼2023年,以 ChatGPT 为首的 AI 新势力正式点燃市场,无数 AI 工具涌现,这一次借助「 Memo 」的能力,我成功的将这段音频拯救了回来,语音转文字大概恢复了80%的音频内容,最后通过人工校对错别字就有了本篇播客文字稿。

封面图:Midjourney & https://freeflo.ai/

本期主持:NJ有卓、念侠

本期嘉宾:三无酱 (ACG爱好者、业余画师)

本期主题:了解日本二次元文化

称谓简称: S三无酱、 Z有卓 、N念侠


欢迎大家来到「硬熊说YingXiongFM」,我是有卓,我是念侠,我们每一期都会邀请一位擅长某个特定领域的嘉宾,一起来交流他对这个世界的看法。这一期我们邀请了一位在二次元圈的巨佬三无酱,他是一个资深ACG爱好者,也是一名业余画师,目前定居武汉。让三无给大家做个自我介绍吧!

S:大家好,我是三无,非常感谢这次「硬熊说YingXiongFM」的邀请,今天我们来给大家一起聊一聊关于二次元的话题。

Z:老二次一开口,这感觉瞬间就不一样了,欢迎三无,跟我们一起聊天

N:是的,这腔调都不一样。

Z:念侠,先说说你眼中二次元吧。

N:我眼中的二次元是一帮宅男,老色批,看看动画,追追番啊,玩玩崩坏之类的。

Z:你打住,我感觉你在骂我,但我没有证据,其实我一直很好奇动画跟动漫这两个词,光一个动漫不就可以概括全了嘛。

S:我觉得动漫这个词是很有意思的,在我的记忆中,最早的时候,我们都统一讲看动画片,看动画,随着看的片越来越多,不知不觉对动画和动漫两者之间有了明显的边界,动漫这个讲法,对于我而言主要是跟家里人说,我看的这个不是你们认为的动画片,它其实是动漫。

Z:讲真对我来说这俩词意思差不多,统一叫动画片吧,我也能接受,真要说个不同,动画跟动漫电影在我这形式上可能稍有区别

N:大家都讲ACG爱好者嘛,A是动画,C是漫画,G是游戏,而我们要说的二次元就是涵盖了这三个方面的产物。

S:是的,咱们在这纠结词汇没有意义,我提个问题,你们不用告诉我,你说美漫它算不算二次元,这里我觉得,我们可以暂且把二次元理解为以二维图像构成的日式动画、漫画的一种形式,或者说是日本的ACG文化。

Z:嗯,我想问问三无现在的二次元跟几年前的二次元有很大的区别嘛?

S:我就说下整体的情况,是有区别,很多人应该也会觉得二次元不一样了,如果你不去深入这个问题,可能你也说不清楚作为观众是自己的心态和年龄发生了变化,还是环境本身发生了变化。这里就讨论下动画本身的变化。二次元它是文化的一种,对于文化有两种说法,第一是文化是时代决定,第二个是文化是经济和政治决定的,这两个说法其实算是一个意思,总的来说作品会保有一定时代的意义,作品本身有意识无意识的会表现它所属时代的那种思潮。这里就不去分析七八十年代的日本社会了,从作品上来看的话八九十年代是日本动画漫画的黄金年代,是今敏、大友克洋、车田正美啊之类的画家,零几年还能出现一些物语系列,到一零年代,我不知道你们有没有感觉,市场上主流的很多动画是一些异世界、穿越、萌系之类的题材。

N:是的,我对二次元动漫的理解就是后宫、卡哇伊、雷姆

S:是的,你现在就属于肥宅群体,哈哈哈,不是说零几年没有后宫题材,也有,只能说趋势变了。你们讲的什么肥宅、废宅啊,这些就是看萌系、后宫之类的作品最后的统称。当然,如果大家看到都是很深度的东西,并不会有人嘲讽这个事情。

Z:这种趋势你觉得是好还是坏?

S:这个我们等下说,不知道你们看没看过日本比较火的轻小说,有一些很轻小说,它们是有原作改编的,有的动画根据小说进行改编,我看过一些改编版的动漫,大概是推出一两集的时候,就去看了小说,他们的对话形式就是流水账,A说什么什么,B说什么什么,平均水平差的多,放到国内的小说平台,可能直接扑街,没有人会去看。但是它就能做到动画化这种程度。所以你问二次元整体是不是跟以前不一样了,客观上来看就是不一样。

N:三无,刚刚你提到萌系、后宫,这种类型的作品,那自己的喜好程度怎么样?

S:怎么讲呢,感兴趣的题材还是很喜欢的,不过你要是看过日本黄金年代的作品,再看现在的一些动画,其实会让人感觉有点沮丧。为什么呢,因为他们在作品中的那种态度你是能清晰感受到,就是深度和立意上的不同和现在的一些动画对比,这种感觉你说不清楚到底是商业化扼杀了创造力,还是现在的人不愿意去思考。

S:这里就多扯一句,我记得当时是许知远和马东,在一个叫《十三邀》的节目里面,他们谈到这世界上大约只有5%的人,有愿望,积累知识,了解过去,他们是文化内容真正的消费者,剩余95%的人就是在活着,就是在生活,他们属于娱乐趣味的消费者,他们可能对废萌啊、异世界啊,这些能提供短期快乐的东西非常感兴趣,每个行业里的精英我觉得都是少数的,有的时代你会发现那个时代既有卧龙又有凤雏,而看看现在的二次元,你可能会觉得这个行业好像已经到了夕阳行业。就比如大家说摇滚,不是摇滚已死,就是摇滚不死,这俩其实是一个意思,当大众有声音开始讨论什么XX东西不死的时候,其实他们大多数人已经有很清晰的认知,就是等人主动拆穿罢了。

Z:你说的这个,让我我想到一个词叫——奶头乐,现在这个情况好像就是说娱乐至上,大家会把各种各样的东西、事件赋予娱乐的属性,得到的结果是大众很愿意接受,还能获得更高的点击率,对于如今的互联网而言,点击率就是钱,就是生产力。

S:现在的日本动画,整体上不够有深度,这是一个客观现实,产生的原因,我认为一是那5%的人没有占据主流市场,第二就是市场本身的原因。

N:这是一个慢文化到快文化的转变,现在的商业化非常发达,对于漫画而言,它的读者可分配到每个作品上的时间,如同高考阅作文一样是非常有限的,还要在非常短的时间内获取一个正向或者爽点的回馈,跟现在教你做短视频一样,一到两秒击中用户,才能吸引眼球,所以在你看来那种很低质、劣质的内容会迅速充斥着整个市场。

Z:市场和用户是相辅相成的关系。就像郭德纲将快死掉的相声重新带火,他输出大量优质内容吸引观众,随后在互联网这个大市场的影响下,不断迭代内容,虽然质量难免有所下降,但是观众仍然买单。用户需求会推动市场变化,不应一味否定。

S:是的,一个文化要真正流行,创作者必须有收入动力持续推出作品,这需要作品首先走红,然后被更多人接受和认可。游戏公司和动画公司有它们的上商业准则。一定是用户有需求,他们才会有动作。毕竟动画公司每年能制作动画数量有限,但是有的题材表面上很好,内容上是真的不够吸引人,这些作品挡住了更有意义、有价值的作品面世,这也是一种遗憾。

Z:你是个有追求的二次元,动画公司他们肯定不会放弃95%的市场,有钱不赚是傻子,可能有的公司,赚到一定数量的钱之后会对外表示自己的理想,去朝着5%的人群进步吧。

S:唉。这很难说。商业化也不全是坏事。念侠刚刚讲的,郭德纲让相声被更多人关注,德云社也成了养成系偶像团体,现在听相声的感觉和节奏对比早年老郭的作品,更适合我一点,可能这对传承它这个文化也是好事。商业化让一批人获利,让一些创作者活下去,个人喜好在这片浪潮中变得有些渺小,我不能代表自己,我只能被称为某个群体。当下也只能吐槽骂骂宣泄一下。

N:像是最近B站上《黑神话:悟空》就很热门,从《斗战神》扑街到重新立项做西游单机,杨奇他们很努力啊。

Z:他们这种情况就是逆着市场来吧,追逐那剩下的5%,这个市场热度,黑神话似乎要起来了。

S:我觉得未必。

Z:这怎么说

S:哈哈哈哈,还是有情怀粉买单,他们是有一点往精品化的方向发展,我们现在可以看到国内对版号发放卡的很紧,这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虽然还有游戏出口的口子,游科互动他们拿手游版号肯定是很困难的,我觉得现在的市场当大家还在玩《传奇》《贪玩蓝月》时候,很实在的问题是有些人对高质量的游戏需求并不强烈,当大家什么都能玩,这个时候有人做单机游戏就是找死。像是最早国外做单机游戏,首先他们不是要面对用户游戏审美比较低的问题,而是要考虑盗版影响收益的问题,而现在是国内的环境是一个逐渐走上去的过程,我觉得他们现在做单机游戏,还是有点早,似乎利用现代科技的讲中国单机的黄金时期还没有到,要是再做个两三年,2022或者2023年还真的有些可能,他们的年龄也到了,厚积薄发啊。

N:视频1000多万的播放量,很热门。

S:单看播放量,能感知到用户很期待这样游戏出现,但艺术、游戏CG这种东西,你的做足够好,观众就会知道他需要这个东西,但他们真正不会告诉你他需要什么,而是你要把这个真正好的东西端出来,然后观众会告诉你我要的就是这个,光听着观众要什么就做什么,呵呵。

Z:我在看到这个B站视频的时候,想起了几天前跟朋友的谈话,我们在聊国内的3A大作,中国的3A大作有哪些,比较知名的是,我们当时在聊索尼的《漫威蜘蛛侠》,这游戏真的牛批,真实的不行,后来聊到了国内的武侠游戏,比较知名的有哪些?

S:我印象中是古剑奇谭,但你不能说他是3A,还是在及格线的。

N:武侠,古典的?我为什么觉得零几年的游戏才是武侠游戏的巅峰,不知道你们听没听过《三国赵云传》这游戏没有别的,就是时间长,音乐好听。

Z:我以为你会说《流星蝴蝶剑》,实在是没什么国产武侠游戏让我印象深刻了。

N:《流星蝴蝶剑》我也是一个资深玩家,你们随便说个武器,我能把它的招式说给你们听。

S:很重要的是,不是在中国武侠不行,而是整个游戏产业链与国外断代了,像这次《黑神话》他们招人,很明显要的是会使用虚化引擎的人才。我觉得这些老牌的游戏《流星蝴蝶剑》《古剑奇谭》《仙剑奇侠传》啊,他们最近出的作品,最大的问题是不会用这个时代的引擎,用的还是他们十几年前做的东西。你还在开拖拉机,人家已经开上了宝马。并非不是咱们没有想法,而是在体验上。

Z:看到《黑神话》这个视频的时候,我还满高兴的,一开始纳闷这13分钟的视频,是有人做了西游的CG嘛,然后我就点进去看了下,发现是个企业账户,细看是一个要面世的游戏演示版。虽然我不是一个游戏玩家,但我是那种会第一时间入手尝鲜的人,希望黑神话能完美推出。

N:我想到了,咱们有武侠3A,不多是武侠6A大作,《逆水寒》啊

S:逆水寒的引擎还可以,他是能讲好故事的,就同样是MMORPG他跟FF4有的一拼。我觉得单机市场还是动画市场跟人家的最大的区别是工业水准,像刚才我提到日本动画的异次元、废萌这些题材,我个人不太喜欢,他们影响了一部分作品的面世,但不得不说这正是日本动画吸引人的地方,他们不像《大闹天宫》、《哪吒闹海》、《天书奇谭》当年的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我看到过一个纪录片讲某段时期年轻的动画人都愿意去接受那种收入更高的日本动画活,国内一线人员都是一些老人,没有新鲜的血液补充,作品都是叫好不叫座,慢慢的国家补助也取消了,最后直接不行了,我觉得日本动画,它幸运在作为一个稳定的产业,他们每年就是或多或少的产出一些优质作品。就像朱熹说的,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只要日本动画工业,在背后源源不断的出活出力,就会有像网飞这样的企业,它会进场去推动这个行业的变化。

N:最近我看了几部动漫蛮有意思的《因为太怕痛就全点防御力了》《普通攻击是全体二连击,这样的妈妈你喜欢吗?》,三无你不觉得这种类型很有趣吗?

S:???这**凭什么动漫画,这也太弱智了吧。但你也不可否认,他也有有趣的,你该去看看舞城王太郎编剧的《异度侵入》还有林田球的《异兽魔都》板垣巴留的《BEASTARS》这些也是有机会动漫化的,像汤浅政明《别对映像研出手!》这种级别的作品按他们的一些比较肉麻的话说就是给动画观众的一本情书。

N:哈哈哈哈哈,我记得我上学的时候,我的数学老师就问说喜欢看美国动画的举手,因为当时最火的动画是美国的猫和老鼠,这是一个非常非常老的IP了嘛,就是几十年了一直都是精品,班里大概翻里面有1/3的人去举手了,随后他又问有没有喜欢国漫的,当时国漫的经典是《哪吒闹海》还有最老版本的《西游记》,可能只有1/5的人去举手了,最后又问到日漫的时候,那个时候代表作是《柯南》,而剩下来基本上都是喜欢日漫的,我不确定是不是我的错觉,我认为喜欢某一种动漫的人,他们会有一种特定的优越感,就是说他们觉得自己喜欢的动漫是最牛的,似乎是越小众,越牛。

S:亚文化越亚,他们这个抱团取暖的能力就越强,就是因为作品太优秀了,所以看得人才少,他们是有一些原教旨主义的,真理掌握在少数人手里,如果一旦变大了,就没有什么内味了。亚文化要流行,就必须肩负自己,如果它是一个束置高阁的地方,大家都觉得它是非物质文化遗产不能说不能提,它也就玩完了。

Z:日漫有很多设定,怪物、异形、触手,看多了似乎也觉得很正常了,如果放到其他形式中,似乎就有些违和,比如放到美剧美漫中,这种改编现象会排斥吗?。

S:这里引伸出来一个问题,追番剧到追美剧之间,我觉得是没有什么特别影响,很多时候动画和影视的区别只是内容题材上的区别。从艺术形式上来比如幻想题材、穿越啊这些媒介,就是五毛特效和一块五的特效,特效虽然好看,但作为看过某个作品的人,看到这样的改编风评会两极分化,有疯狂吐槽的,有爱来爱去的。很多人基本忘记了这作品的大部分剧情,只会残留一点美好的记忆,然后这些改编会破坏掉一些人的美好的记忆。当然动漫里的作品进行影视化制作市场很成功的作品是有的。排斥反应这种东西确实是有的,动画里的一些演出效果或者材质放在动画里你会感觉很热血,但是真人演出就会很奇怪。为什么动画这个东西它区别于一些作品的原因,有一些作品它就是更适合以动画的形式展现。

Z:动画它具有一个弱真实感的特性,而游戏具有一个强真实感的特性,这一点无论是美国还是日本都一样。

S:是的,如果设计一些造型比较复杂多边线化物用动画漫画成为媒介成本相对会比较低,人有一种天生自发的对真实感判断的能力,当你感觉到危险的时候观众是很容易从看动画这种状态中抽离出来,但是很难从这种真实的电影中抽离出来。最适合的作品应该用最适合的方式去展示。

N:李安的实验性作品《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人看动漫看小说的时候,他看到血腥恐怖的部分,因为在动漫中,它没办法完完全全真实的展现出来,人在看这些内容的时候,会自动过滤掉那些非常恐怖的东西,但是如果换到了一些真人视频、电视,那观众就没有办法给自己设置一个缓冲的空间了,也很难接受。

N:我还有个问题,对于这些动画转真人的作品有的会因为制作和题材方面让观众有强烈的排异反应,那对于一些美好题材的呢,我有一个朋友,他看刘备小说,看一些日本番改版的电影,他看的时候是没有这些排异,就不知道三无你呢,会不会有排异反应。

S:啊这,也有吧。这里有几方面,可能是看不惯男演员,或者是看不惯剧情演出。故事整体围绕的内容是不一样的现实里可能是什么警察故事而在动画里面是什么精灵兽人。

N:你刚刚提到的原因有一个是男演员,你的重心为什么在男演员上?

S:有的人可能是看多了动画就不太能够接受真人的器官,在看到那个人的身体器官时会产生一种怪异的感觉,不好说是恐怖,还是有一定程度的恐惧,比如说《异型》系列他你们有很多以身体造型的设计,抱脸虫,我看到就很违和。

N:我俩其实想知道你的阅片量怎么样,是怎么从小色批变成老色批的。

S:这个老色批他根本就不成立对不对。

Z:念侠,这个话题还是叫你刚刚的那个朋友来聊聊吧。

N:咳咳,我有一个朋友这个是真的朋友,他是写那种同人小说,刘备文那种,他也是一个二次元,同人小说在二次元里也有一些市场,前一段时间肖战的粉丝去爆破一个同人站也是因为网站上有他的同人作品嘛,他对我的说法是他有很多关于性的想象但这些在现实中是无法完成,只能用过二次元的一些动漫或者是一些小说来实现,虽然没有任何画面但光凭一个黑暗中的想象就让他很满足,为什么还要去看真人呢,他想要还如自己去创作,这是他给我反馈。

S:同人文,一般肉不多,场景构建的会很好。像是有的人看完《犬夜叉》会去写它的同人,不愿意接受剧版的结果就只能自己去想象结局,他们也不关心真正的结局是什么,只是想把他想象中的美好的结局给大家展示一下。

Z:提到同人我就想到这几日印象最深刻的一句话,小夫,我进来了。

S:这个人的账户已经没了,这个人的作品,他应该是一个男男爱好者,就有些劣质,我是我不看这方面的东西的,也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哈哈哈哈。

Z:不行,我得把话题拽回来。现在很多针对二次元群体的店铺,很多店铺非常劣质,放一些海报,用个动漫形象就能叫二次元店铺,赚二次元的钱,是不是说二次元的钱比较好赚?

N:这个所谓的某某某的钱很好赚,我认为是一种带嘲讽的说法意思就是这帮人的智商税是很好去收的,这是我个人的理解,关于二次元,这个我觉得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他主要是利用粉丝或是观众对某一个形象的喜欢,去购买相同的周边,他好的一方面是,让二次元中人物或者是一部作品被更多人局外人了解,去看到,能告知他们最近有什么角色很火,而这本身对这个作品和角色是一种宣传,不好的一面是他其实是在消费观众对作品的一个兴趣,一个劣质的周边或者说是劣质的cos,甚至是说某一个人去用COS形象然去做一些不好的事情都是对作品以及角色造成一种不可逆的伤害也是对观众的一种伤害,这是我的看法

S:我之前说二次元是一种文化,那我们假设你是看过七龙珠的,然后对这个作品也非常喜欢,你现在要买个T恤,这里的T恤会有两个选择,一件是普通版,另外一件是跟优衣库UT合作的联名款,在价格没有太大差异的情况下,这个选择应该不难,众所周知,优衣库会推出一些联合作品的设计,可是他的设计师本身并不是很用心,有的衣服都是一个方块的印花,这些对于一些作品的爱好者而言,他们是有一些衡量的,他们会觉得,他同时是进行的一种生活必需品和精神消费品的消费,在心理的预期上愿意支付更多的金钱去进行这种消费但这东西要是超过了他的消费能力又或者是简而易见的没有诚意的,无法打动他的东西,也不会有人消费。我觉得并不是喜欢二次元的人更愿意花钱,而是这一群人更愿意把钱花在精神上的消费品,无非是把别人出去吃喝玩乐的钱用在别的项目上这些精神消费品很多人群不太能够理解的。不少人买鞋啊、旅游啊,都产生了实际的消费,不过大众层面上更认同这种消费价值。玩个手游充值六四八,其实很正常。

N:这也是一种对情怀的消费,但是这种消费到现在也越来越不容易了,说句难听话,从二次元一路走过来的老观众,他们也会越来越不满二次元。

Z:小二次元,变成老二次元,年龄增长后,人家就不吃这一套了。有的还会去嘲笑你讲二次元,还不愧是二次元。

S:二次元已经被一种解构了,以前都说二次元大家都不觉得什么,现在就说二次元那就是中二,我觉得一定程度上还是一个对过去的自己的嘲笑,一种消解。

Z:其实把这个二次元的钱很好赚,二次元换成某某某,也能成功套用,也很融洽。

N:我最近看到一个帖子,有点意思,帖子主题是讲鞋,这里我把鞋换成这个换成二次元,帖子讲为什么现在人都喜欢二次元,都要买二次元的东西它有什么意义吗。这个帖子里有一个高赞回帖,他说现在男孩都是学生,他买不起车又买不起表,有点钱买鞋就已经算是一个奢侈品了,也是他们的最大经费消费了。我觉得这里对二次元是一样的,他们可以用这种形式给自己打上标签提升自己的一个社交形象还不用付出过于高昂的费用。

S:是的。

N:我另外一个哥们总结,喜欢看二次元的普遍是年纪比较小的,这里的小是指在二十二岁以下十六岁以上的青少年,这帮人他们本身没有经历过很多感情和异性的,怎么说呢整体能力还有待提高,只能看看福利姬来解决需求,而且他们这个年纪,有的还没有开始工作,没有被996,没有被老板压榨,还没有结婚,精力和需求又是最巅峰的状态,福利姬对于他们而言,能缓解自己的需求,还算养了一个电子宠物,说他们是屌丝,我是不喜欢这个称呼的,他们应该是属于最大化的性需求患者,满足他们需求的方式除了犯罪就只有福利姬了。

N:我听过一个段子是郭德纲讲的,他说我们说相声的都穿大褂,是不能戴手表的,因为观众都是花钱去看他们的相声,一旦观众看到男演员在说相声偶然露出了劳力士,他就会很咬牙切齿说,孙子,我花600块钱到那这听相声,却发现你是一个亿万富翁,这些钱可都是我给你们花的,就开始骂了,但是要是一个女演员一个福利姬或者一个直播的,举个例子乔碧罗,在她被拆穿之前,有一个老哥给他搭上了十万,他们看到这种美女或者是明星身上穿的一些很高档的衣服然后,他会跟观众们讲看到没有她们身上穿的都是爷我花钱给他们买的。

S:福利姬只要有男性消费者的需求,无论是任何的题材只要有人愿意买,不管是视频、图片,都会有源源不断的内容,本质上是在出卖色相,大家喜欢复古的,他就把妆容和服装改成复古,喜欢二次元他就出cos,可以说是这些行业最纯正的市场经济。就是有一个看不见的手去调节它。她们就像足球运动员一样,有很短暂的黄金年龄,如果没有正当的职业的话,在三十岁之前她一定是要尽最大可能赚到以后的生活费,未来会怎么样暂且不谈。我个人认为二次元是真的是很适合福利姬,首先服装上面,服装道具本身是不需要他们自己自制作的,因为她们也已经成功养活了道具师们给他们提供二次元女性角色的服装设计,在一些二次元作品上,因为面向全体观众很多角色相对而言会比较保守,而这些服饰设计很多是强调胸腰臀部的曲线比例,甚至有的会减少这三个地方的布料然后露出相应的部位,具有高度性暗示。穿着这种装扮很产生强烈的反差感,让观众接受这种设定,观众有需求,福利姬cos的形象很成功的,养活二次元服饰产业。

N:这种数字化的卖淫也比实地做业要好很多,降低跟客户发生关系而导致的得病概率。开辟了一个新的职业,互联网救活了这一批人挽救了人,就像韩国对色情直播的态度,也是在为社会做贡献。

Z:这我就不太懂了,主要我关注的都是互联网科技之类的信息,不像三无什么都看……

N:提到二次元,怎么样都得说下哔哩哔哩(B站)B站作为中国知名的ACG视频网站,三无认为它目前的发展情况怎么样,先谈谈你对B站的看法吧

S:我用B站比较早了,B站最初的名字叫Mikufans,最后改成为bilibili。当时中国的弹幕视频网站还不多,AcFun之后B站就来了。当年B站是靠小黄油、番起来的,bishi是创始人,后面把A站弄的死死的。

N:但是近年B站也在大力拓展非ACG内容,似乎有向综合视频网站转型的趋势。这对老ACG用户来说可能不太适应。

S:但从商业角度看,这可能是B站进一步发展所必需的。

Z: B站的弹幕文化很厉害,网友自制的鬼畜、剪辑内容,中国的YouTube,好玩的视频站,吸引年轻人。

S:我的看法与你相似。随着用户数的增长,B站不可能永远局限于ACG领域。开拓更多非ACG用户是必然的选择。但关键是在发展中要平衡老用户的需求。我认为只要ACG内容在B站还很活跃,B站就不会放弃这一立足之本。即使非ACG比重增加,ACG仍会保持在B站的影响力。

N:作为资深ACG爱好者,你们觉得这种文化为年轻人带来了什么正面启迪?

S:我觉得ACG文化可以充实年轻人的精神文化生活,开拓他们的兴趣爱好版图。ACG世界多姿多彩,可以提升青少年的审美能力和想象力。充实的业余文化生活也有助于学业和身心健康。

N:我同意 ACG 对年轻人正面意义,不要过度沉迷,变成跟网瘾一样影响生活,爱好多一门总是好的。

Z:ACG 作为一种兴趣,一种爱好,能关联更多人,通过共同兴趣来结识更多朋友,从这一点看,还是很正面的。

S:这种关系往往比同学,游戏好友要持久,具体看每个人情况。

N:我身边就有好几个是通过 ACG 活动认识的朋友,虽然自己谈不上是二次元粉丝,但它确实丰富了我的生活。

Z:天下ACG是一家。最后咱们简单的聊聊 CosPlay 这个话题,一人一句。

S:COS为喜爱动漫的年轻人提供了一个展示自我的平台,也养活了配套的产业,降低了犯罪率哈哈哈

N:适度 CosPlay 可以丰富生活,造福宅男。

Z:哈哈哈哈,那么咱们就先聊到这里,谢谢三无。

N:谢谢三无,再见。


Memo 是一款 由AI 驱动的视频、播客转文字工具,支持 Windows、macOS 桌面设备,目前正在内测中,欢迎大家报名体验!——> 报名入口

功能介绍:

1. 支持中、日、英、韩、德、法、西、葡、小语种等九十种语言转换,翻译;

2. 支持 YouTube、播客通过链接等内容一键转换;

3. 实时显示字幕,AI 总结(需自备ChatGPT Key)等能力;

5. 支持 Windows、macOS 桌面设备,由AI 驱动的视频、播客转文字、字幕工具